总检察署去年收到400封国会议员求情信件

发布日期::2018-02-08浏览次数:2333

摘要:

近日有法官提出,一名议员为选民求情的信函具误导性,也有公众向报章投函,质疑这样的做法。总检察署(AGC)受询时证实,去年收到大约400封国会议员代选民求情的信件。

据亚洲新闻台了解,国会议员的信件,一般来说,涉及广泛的课题,而这些信是根据选民的个人情况所写。

据了解,总检察署没有记录多少信件是来自人民行动党(PAP)或工人党议员。亚洲新闻台已经向两个政党查询,了解更多。

近日,卫生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兼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医生为居民Tang Ling Lee所写的一封求情信,被高等法院法官施奇恩提出质疑。据报道,该居民涉及一场严重的交通车祸,导致受害者Vikaramen A Elangovan多处骨折,在两个月内须动十多次手术,留意69天。不过在蓝彬明的信函中,他却指Tang Ling Lee只是轻微擦撞到摩托车,导致骑士受轻伤。

法官说,这些陈述如果正确地反映了Tang Ling Lee向国会议员传达的话,是具误导性的,令人遗憾。

“他们也不符合她所承认的SOF(事实陈述)。看起来他们试图不公平地减轻事故的严重性,减少受害者实质性受伤的真实程度。”

据报道,人民行动党并没有一套关于国会议员为选民向法庭或其他政府部门或机构写信的具体条规,但是有“长期的内部协议”。如果居民抵触法律,国会议员会仔细聆听,了解问题,而如果居民要求议员写信,议员可为他求情。

不过,议员在两种情况下才可向总检察署写信:如果居民还未被提控,以及议员向总检察署求情不要提控。

如果案件已经过堂,而求情的事宜是交由法庭审判的话,例如轻判的要求,一般来说,国会议员应致函律政部。律政部之后会把信函转交给法庭。

行动党表示,如果审讯将在几天后开庭,议员也可酌情处理,把信函亲手交给居民,让居民在“紧急情况”时呈上庭。

不过有至少两名公众针对这样的做法,投函提出质疑,认为这会模糊政府的立法、行政和司法部门之间的权力分立。

也有一名退休的国家法院法官Low Wee Ping6日向《海峡时报》致函表示,当他担任初庭司法常务官时,时任大法官的黄宗仁指示,无视这些国会议员的信函,不要把它们交给法官,并且把它们退回给行动党党督。

“我被告知的原因是,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书面指示所有议员,不得写这类信给法庭。”

他也说,李光耀先生认为,如果被告获得轻判,被告可能以为这是议员信函的功劳,促使他在来届选举投议员一票。

- CH8/KX

关键字:
  

推荐图文更多..

热点楼盘更多..

  • D'Leedon (丽敦豪邸)

    D'Leedo

    均价:18290元

    CC-黄线 CC20-花拉路-Farrer Road

  • Sophia Hills (索菲亚山庄)

    Sophia Hills

    均价:21500元

    CC-黄线 CC1-多美歌-Dhohy Ghaut

  • Grandeur Park Residences (豪佳苑)

    Grandeur Par

    均价:14500元

    EW-青线 EW4-丹那美拉-Tanah Merah

  • The Alps Residences

    The Alps Res

    均价:10550元

    DT-蓝线 DT31-淡滨尼西-Tampines West

  • Queens Peak

    Queens Peak

    均价:17000元

    EW-青线 EW19-女皇镇-Queenstown

  • Leedon Residence (丽敦苑)

    Leedon Resid

    均价:23680元

    CC-黄线 CC20-花拉路-Farrer Road